是谁创造了那些几亿人都在用的 app|单读

首页 > 网络 > 极客创业 > 本文
2018年05月17日 09:06 | 搜狐 暮云
没有偏见的人生不值得一过。2018 年 5 月 13 日晚,首届《十三邀·偏见小会》举行,六位来自不同领域的 young thinker ——许知远、叶三、尚雯婕、王博、吴虹飞、李翔,通过演讲表达了他......

原标题:是谁创造了那些几亿人都在用的 app|单读

没有偏见的人生不值得一过。2018 年 5 月 13 日晚,首届《十三邀·偏见小会》举行,六位来自不同领域的 young thinker ——许知远、叶三、尚雯婕、王博、吴虹飞、李翔,通过演讲表达了他们各自的“偏见”。

我们这一代的创业者到底和前人有什么不同?资深媒体人李翔在小会上分享了他对青年创业者的观察。在他看来,今天崛起的这批同代人正在打破传统的创业次元壁,破除以往人们对国内创业者的一系列偏见,比如“高大上”与“接地气”的粗暴划分,比如对他们创新能力的诟病。输赢不再是唯一目的,他们关心用户体验,积极拓展商业竞争中的游戏边界。

▲李翔在《十三邀·偏见小会》上的演讲视频

今天的创业者在玩一场无限游戏

作者:李翔

谢谢许知远,谢谢单向空间,听说你们最近融资还挺顺利的。我很高兴有机会站在这里向大家分享近几年来我对中国商业的一些观察。

长久以来,包括我在内的商业观察者,也包括关心中国商业世界变化的人,对中国的企业家和创业者,会有一个简单粗暴的划分:一类非常高大上,他们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做的产品也都更“高大上一些”。包括 CEO 本人,我们经常在各种媒体见到他们,大家也相对更熟悉;另一类可以说是非常接地气,这些企业家从三四线城市起步,到今天公司总部也仍然放在三四线城市。但正因为如此,他们非常熟悉绝大多数用户的需求,能够凭借这种洞察做出打动用户的产品跟服务,取得商业上的成功。这些产品我们在座很多人可能没有听说过,只有到三四线城市旅行的时候,或者春节回家的时候偶尔能看到。

▲小城街景

这种“高大上”和“接地气”的粗暴划分甚至会延续到互联网领域。我有一个朋友就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他把互联网创业者分为两类:一类是高大上的,从美国硅谷回来,按硅谷的规则在中国创业;另一类非常接地气,他们为了了解用户,甚至到富士康工厂做卧底。

精英“接地气”起来谁都挡不住

在这个朋友的论述逻辑里面,前者,也就是从硅谷回来的高大上的创业者,会因为他们对中国本土用户的陌生而导致失败。但最近一两年,我有一个非常深刻的感受就是,这种认知正在被颠覆。因为中国市场实在太大,中国的用户实在太多元、太丰富,用不是那么正面的话叫发展不均衡。曾经有一种说法非常流行,说中国这条巨龙的龙头已经到 21 世纪,但是龙尾仍然停留在刀耕火种年代。

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的人均收入、消费水准,繁荣程度,已经同全球最繁荣的城市相差无几。但只要走到低线城市和乡村地区,甚至有人说走出北京的五环,我们看到的就是另外一个非常陌生的国度。 这也是早年很多人对进入中国跨国公司最多的忠告:不要把中国仅视作一个市场,而是看作好几个市场,分别制定市场策略。

总之,正是因为每一个创业者的成长背景、受教育背景以及自身经历的不同,对不同用户理解程度的不同,才会出现这种典型的偏见:“高大上”和“接地气”。有些人非常擅长为大城市的用户提供产品和服务;有些人非常擅长为三四线城市更大规模的用户提供产品和服务。

▲在创客空间讨论的创业者们

不过,新一代的创业者其实已经颠覆了“高大上”和“接地气”这种简单粗暴的划分。举个例子,中国用户量最大的两个应用:快手和拼多多。快手是一个短视频平台,拼多多是一个电商公司,很多人会用“魔幻”来形容这两家公司。

这两家公司的产品和服务足够接地气,创始人的背景履历却非常精英化。比如快手创始人兼 CEO 宿华,清华大学毕业,在谷歌工作近两年,然后才回国创业。拼多多创始人兼 CEO 黄峥,本科浙江大学,随后去美国读硕士,2004 年加入谷歌。我今年年初开玩笑说,可能很多人会非常吃惊,中国用户量最大的两个应用,都是从谷歌回来的人创办的。他们的用户规模大到什么程度呢? 17 年年底快手的日活用户已经达到 1.2亿,这意味着每天有 1.2 亿的用户在这个 App 上花费 40 到 50 分钟的时间。

这两个创始人都接受了非常精英的教育,遵循的也全是硅谷的规则。他们在中国创办了两家公司,但并不妨碍他们对一个超大规模用户群的深刻洞察,并且非常成功。有一个词语叫“击碎次元壁”,宿华和黄峥都是击碎次元壁的典型。

如果我们顺着这条线索再往后看,我们其实能看到一代新的中国商业精英的崛起。他们和我的年龄相仿,都出生在 1980 年前后,与我之前采访过的很多中国商业精英相比,像柳传志、张瑞敏等等,他们的个性更加鲜明,特征也为更为明显。他们创办的公司用户量都非常庞大,估值都非常高,达到了百亿美金的规模。其中程维创办的滴滴出行,估值接近 600 亿美金,是全世界最大的未上市的创业公司。

▲滴滴位于硅谷的美研总部

这就是他们第一个共同点: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接受过良好的精英教育,都对硅谷的模式和游戏规则非常熟悉,其中一些人还有过大公司的工作经历;他们开始创业时,选择的都是硅谷的模式,借助风险投资的支持,迅速扩大规模;与此同时,他们又都拥有着对海量用户的洞察。开玩笑地说就是,一个精英接地气的话,确实谁都挡不住。

技术没有完整、独特的价值观

第二个特征是,这一批创业者,他们的思考能力和学习能力都相当强,而且都拥有自己比较独特、相对完整的世界观。当然了,这种世界观未必和我们已有的、所习惯的世界观相吻合。比如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是理科生、工程师出身,更推崇技术、理性、算法。

快手被大家注意到的一篇文章叫《中国底层残酷物语》,很能体现出世界观的冲突。快手 CEO 宿华的世界观是,希望借助技术的方式去平等记录每一个人,让此前很多没有机会被记录的人,也能用短视频记录下来。用快手的话说,生活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每个人的生活都值得被记录。他不认为只有精英、明星值得被记录,这是一种注意力的不平等,他希望借助技术的手段消弭这种不平等。这就让快手上呈现出的短视频,同我们平常在电视、门户网站上看到的内容完全不同。不再是光鲜亮丽的内容,而是真实甚至有些夸张的内容。

拼多多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大家使用过这个 App ,相信很多人会被它推送的产品,包括产品的价格吓到。拼多多不是那些经常逛天猫、京东的电商用户,去逛奢侈品商场的用户所能理解的。这也是 CEO 黄峥经常讲的一句话:“拼多多是少数人的消费降级,却是绝大多数人的消费升级。”因为很多中国用户根本没有吃过火龙果,他们就以非常便宜的价格把火龙果推送给大家。

因此,这些公司崛起背后,都有很强的价值观的颠覆性在里面。像今日头条,它的编辑理念就是没有编辑理念。它是算法推荐,因此完全去中心化;推演到极致,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其实是对人们用餐的方式提出新的解决方案,从某些角度看他们非常有可能改变用户饮食习惯,消灭传统餐饮的堂食。

他们是天生长在全球化上的公司

第三个特征,他们真的是非常全球化的一代。我记得许知远当年写过一篇文章,他把 1970 年代前后出生的人视为全球化的一代,但到今天这一批创业者身上这点就表现得尤为明显。比如说当年全球化对中国第一代领先的公司联想、华为而言,其实是非常吃力的,但对现在这批公司来说却是自然而然的。这跟创业者接受的教育有关,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会流利的英文,熟悉硅谷的思维方式,跟他们的业务表现也有关系。今天,像滴滴和今日头条这样的公司,扩张已经非常凶猛,比如滴滴在当年同优步竞争的时候,就用资本手段在全球范围内组建了一个反优步联盟。

更为惊人的是一些游戏公司,因为苹果的 ios 商店、谷歌的安卓商店以及包括 Facebook 和推特这样的全球性社交网络,提供了绝好的内容分发平台。一家中国的游戏公司,他们的第一款游戏很可能最早发布在日本的 App store,超过 80% 的营业收入来自 Facebook 这样的开放平台。当然也因为风险投资的缘故,他们都是美元架构,他们的投资人也都是全球性的投资人,这也有利于他们在全球扩张。我刚刚提到的滴滴就是一个例子,甚至有传言现在软银的 CEO 孙正义正在推动优步和滴滴在全球的合并,合并后显然又是一家巨无霸公司,在中美两个市场都将占据重要地位。

他们是集体创新的一代

第四个特征是这些公司可以说是第一代集体创新的公司。之前的中国企业家们都很厉害。第一代的联想、海尔、吉利,他们的创始人柳传志、张瑞敏、李书福都非常值得尊敬。这些公司是如何变成全球领导者的呢?一个很重要的路径是:在全球产业变迁和大洗牌时,通过在世界范围内的收购,成为全球领先公司。比如联想通过收购 IBM 的 PC 业务,成为全球最大的个人电脑制造商。海尔收购了通用电气的家电部分,它也是全球最大的白色家电制造商。吉利则收购了沃尔沃,在 2018 年,李书福还成为了奔驰的重要股东。

第二代代表性的企业家是马云、马化腾和李彦宏,今天如日中天的 BAT ,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的创始人。他们起家的业务分别是电子商务、社交网络和搜索。它们都是从硅谷开始的,利用本土庞大的市场规模开始反击,在中国本土市场击败了 ebay 、谷歌这些公司。尽管他们 20 年前就开始进行创新,但无可否认业务本身仍然是从硅谷开始萌芽发展的。而且在美国对应的公司也还是更为强大,更加全球化。这也是现在很多人对中国公司的诟病。

▲谷歌公司内部

而从我这一代起的创业者就非常不同,包括今日头条、抖音、快手、饿了么、拼多多、滴滴等公司,他们的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是原创的,而且都达到了西方同类公司没有的规模。在过去几年,像这么大规模的百亿美金级公司的集体涌现,其实是硅谷的投资人也很羡慕的。

新的游戏规则是扩展边界

第五个特征,是我个人非常佩服的特点,就是这批创业者真的是在玩一场“无限游戏”。这个说法出自《有限与无限的游戏》这本书。书里把游戏分为两种:一种是有限游戏,目的是分出输赢,结束游戏,这是商业竞争中最常见的形式;另一种是无限游戏,目的是扩展边界,让游戏继续。

我们看到新一代领先的公司,都有非常强烈的这种特质。前段时间美团进入打车市场就是一个例子,它不断扩张,围绕着生活服务,进入到旅游、酒店、打车;滴滴在沿着汽车产业向上下游扩展;饿了么在被阿里收购之前,其实在新零售如便利店、无人货架上都有很深的布局;今日头条在内容的各种形态上都在布局,比如图文阅读、问答、短视频等。它们不是那么着急要分出胜负,而是在不断地拓展边界。

所谓无限游戏其实有一个大的背景,就是资本的耐心。这也是这一代创业者的幸运之处,资本可以允许一家公司在不考虑盈利,甚至亏损的情况下,完全以用户体验为中心,去扩张自己的业务。当然,前提是你的资产速度要满足投资人的期待。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

作者:詹姆斯·卡斯

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

我们的同代人会破除一系列对创业公司的偏见

以上就是我今天跟大家今天分享的,我观察到的新一代的中国创业者的特点。比如说他们接受精英教育,但是非常接地气;他们思考能力非常强,几乎都拥有一个比较独特的完整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他们的业务、资本结构、思维方式都非常全球化;他们呈现出一种集体创新的状态;他们在资本的支持下,进行着一场以用户为中心的无限游戏。正是凭借这些特征,这些新一代的、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创业者,能够击碎次元壁获得海量用户,能够同时兼顾高线城市和低线城市的用户需求,真正分享到中国超大规模用户市场的红利。

而且,我并不认为这个特征会仅仅呈现在这些和互联网相关的公司身上,其实美团、饿了么、滴滴已经不能单纯理解为互联网公司。这种趋势在消费品牌上也会表现出来,只不过今天还没有那么明显。

以上是我对中国这一代年轻的创业者的观察,我相信假以时日,我的同代人会破除一系列对中国创业公司的偏见,包括他们的创新能力、价值观、和全球化的联系。

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作者:李翔

资深媒体人,得到 App 总编辑,《李翔知识内参》出品人

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财经天下》主编、esquire 中文版主编

出版有《商业领袖访谈录》、《商业的心灵》、《谁更了解中国》、《和商业明星一起旅行》、《趋势》

其他演讲回顾

从二环内到五环外:一个北京人没有感到偏见的前半生|单读

编辑|蕴晨

▼▼让我们一起打破次元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