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行“无边界”的美团 公有云业务是消失还是暂时雪藏?

首页 > 网络 > 数码 > 本文
2018年06月14日 17:09 | 凤凰科技 小孟
原标题奉行“无边界”的美团 公有云业务是消失还是暂时雪藏? 眼下,美团赴港IPO消息甚嚣尘上,60......

原标题:奉行“无边界”的美团 公有云业务是消失还是暂时雪藏?

眼下,美团赴港IPO消息甚嚣尘上,600亿美元估值也是大幅高于上一轮融资时的资本期待。

近两年的美团,更是像洪水猛兽般在生活场景市场不断屯粮积草,逐步打造生态闭环,在电影、酒店、旅游、外卖这四类垂直领域做大做强的同时,在金融支付以及出行领域更是以资本收购的方式提早完成布局。在有万亿规模的O2O市场,美团借助资本的风口成为未来互联网市场极大的变量,或许撼动BAT的地位成为重要一极。

然而,在AWS、Azure、Alibaba们拥挤竞争的云计算赛道,却没有再继续看到美团奔驰的身影。国内无论是BAT还是小米、金山、京东、华为,亦或是出行独角兽滴滴,都在对云计算业务重金投入、招兵买马,在数字化转型的今天,政策加持、市场期待、资金充足、场景丰富,云计算成为了刺激企业利润增长的重要引擎。一边是云产品价格战汹涌澎湃,一边是上云需求嗷嗷待哺,云市场在未来成为刺激互联网发展的关键因素。

Gartner数据显示,2017 年全球IT 支出规模为3.46 万亿美元,全球公有云支出规模0.26万亿美元,而同年中国IT 支出规模为2.34 万亿元,中国公有云计算支出规模为0.02 万亿元。差异则意味着空间,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实现业务激增的逻辑,面对巨大的公有云市场,美团真的甘于放手?

之所以说“放手”,还是源于年初美团云被曝出公有云业务被砍的消息。截至2017年5月,美团云客户数量已经超过4万,事发突然,引起巨大讨论,媒体向美团云求证,得到的答复亦是“并不奇怪”。目前美团云公有云客户由销售进行维护,其余力量已转入内部使用。雷锋网认为,即便美团云退出现有的公有云市场竞争,也不代表其彻底放弃这一市场。美团是To C起家,ToB基因还有欠缺,加之公有云属于烧钱买营收领域,短暂策略性放弃属于支援主营业务。“步调一致”应该是美团对旗下所有业务的一个基本要求,但卷土重来也未可知。

美团云其实万事俱备

云计算发轫于美国,阿里最早嗅到商业机遇,而腾讯迟到了,社交和游戏业务迅速支撑其云的高歌猛进,华为也迟到了,“全球五朵云之一”的誓言倒逼着它的云化,就连对云不敏感的电信运营商也开始运用网络基础资源推出自己的云产品,意图云网融合...美团打造的是新型的现代化服务业,酒店、旅游、交通等与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必须要高科技的支撑才能持久。美团有众多生态,在获客和服务能力方面极为突出,不走云计算的道路似乎说不过去。

美团是中国第一家将服务器完全迁移到云上的TOP5电商网站,从而在虚拟化、自动化运维、服务器稳定性方面,积累了重要的一手经验。美团在2013年5月推出美团开放服务MOS,在2017年5月以更换Logo的方式高调宣布涌入云计算赛道,并通过内部技术孵化、外部生态伙伴技术融合打造了从底层高性能计算资源到上层智能应用的全方位人工智能云平台,并在同年10月策划组织了首届AI峰会,邀请的是信通院、科大讯飞、清华大学、英伟达、搜狗、地平线等科技巨头,大有在BAT之外开辟新战场拉拢人心的架势。

美团云目前已获得工信部颁发的CDN牌照和云牌照,在经营业务层已跨越基本政策门槛。资金上,明确承载美团重任,在美团整体业务大幅营收背景下,云业务似乎并不缺乏投入;技术上,美团自有技术体系完整,从BAT等公司拉来众多大牛,对BAT的云平台极为熟悉,可以直面竞争;用户上,体系内垂直用户广泛,尤其是零售、物流板块,只是大型政企客户仍有欠缺。

本已万事俱备,可在公有云市场大展一番拳脚,但美团似乎表现出意外的焦虑。

美团云的焦虑与克制

美团创始人王兴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从其早期创业经历来看,“勇于试错”是其个性之一,但试错之后还有一条就是“不行立马就换”。分析整个美团发展轨迹,先把垂直这条线做扎实,再做平台扩张,类似于京东的逻辑。作为掌舵人,王兴时刻崇尚对整条供应链的控制,只有这样才可达到最低成本、最高效率、最好的用户体验。

刷屏的乌镇饭局·东兴夜宴,是各家商业模式的胜利者姿态。图上的腾讯、京东、小米(金山)、滴滴、联想、美团看上去一团和气,但在云计算领域则互为竞品。

云计算领域在阿里云趟过了水之后,市场教育基本成熟,大量公司跟进,随着红海战术(价格战)的洗牌,Top级别阵营初现端倪。克制的王兴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被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争夺的领域,未来还有大量的蛋糕。美团做好了进击准备吗?

当然这不是一句话的事。

·自主技术上升空间很大。此前美团云的高管就介绍,创始团队大多来自于外部,内部孵化的初创人员只有20多人。这意味着,美团云的业务极度依赖外来人才,且更多是BAT原有架构的复制,因此在运行效率方面可能有相当长的过渡期。只有掌握这些人才,美团云才算有自己的真正的技术。对顶尖互联网公司而言,除了商业模式独一无二,技术更新是必备因素。

·垂直做得好,不代表能进入主流行业。美团的逻辑是找准竞争者少的领域,出行里面只有滴滴(快的被滴滴收购),外卖领域美团只把饿了么放在眼里,美团的小象生鲜直接枪口对准盒马...在这些层面,美团云借助集团用户能迅速渗透,但是对于云业务来说,政府、金融、游戏、教育等行业是阿里云和腾讯云的地盘,与之竞争起来相对困难。

·云计算吸金无底洞,与美团步伐不搭调。前文列举的数据看的出,云计算在全球呈现出发展不平衡的状态,本土的云产业还没迎来大的爆发。参考阿里云2017年破百亿的销售收入,与其后二三四五六家的收入拉开较大差距,但其实这些营收背后都是重资本投入。王兴和美团没有押注,选择了隐忍。

要战便战也未可知?

雷锋网了解到,不久前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玛丽·米克尔发布了2018年的互联网趋势报告,内容显示,全球云服务增速迅猛,2018年一季度增速达58%。在2006年时,亚马逊AWS还只提供1项服务,到2018年时,已经提升到了140多项服务。看得出,市场在刺激云计算技术的进步。

而公有云厂商比拼的几个维度,无非是技术、价格、获客和产品。目前云厂商获取客户只依赖线上完成,但在未来服务大型客户,线下渠道也是攻克关键。美团积聚了目前O2O市场的重要生态,到家、到店实力非常强,一旦重新进入公有云市场,个性化云服务将对当前丢失市场进行强有力补充。政企及金融客户是缺乏IT基因的,因此其对于云化改造接受程度很低,历史的包袱、安全的需要等等,让政企客户成为巨大的变量。雷锋网认为,美团云选择退出目前的混战,属于保存实力、众星拱月的打法。

“王兴是一个极度自信,又颇具耐心和隐忍力的CEO”,有人这样评价。克制与理性成为他的标签,多年的连续创业、摸爬滚打则让他学会急流勇退,适时调整路子。“跟冲浪一样,你冲的多高是浪大不大决定的。”显然,王兴和美团都觉得云计算的浪还不够大,而目前不需要一味追求快速扩张(即便此前在团购领域的千团大战,美团疯狂扩张)。

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的边界的,所以王兴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业务遍地开花,云计算却早早收场?美团云是真的由外转内还是策略性雪藏,或许随着云市场的格局变幻终究会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