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再次发起反盗版战争,“通知删除”规则能否从此去避风港化?

首页 > 网络 > 互联网 > 本文
2018年10月11日 19:51 | 和讯网 小孟
早在四年前的2014年戛纳秋季影视片交会上,搜狐CEO张朝阳,同时也是中国互联网业历次反盗版运动的发起者,就曾经掷地有声的宣布“盗版在中国已死”、“中国已经解决了盗版问题”“付费内容的光明未来显而易见......

早在四年前的2014年戛纳秋季影视片交会上,搜狐CEO张朝阳,同时也是中国互联网业历次反盗版运动的发起者,就曾经掷地有声的宣布“盗版在中国已死”、“中国已经解决了盗版问题”“付费内容的光明未来显而易见”......然而仅仅过了四年,张朝阳又不得不重新披挂上阵,继续其维权征程。

2018年10月8日,搜狐视频相关权利方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今日头条和百度网盘停止侵权,删除全部涉案作品内容并禁止分享,累计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1000万元。

搜狐视频并发布维权声明称,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明知其运营的百度网盘存在涉案作品《我在大理寺当宠物》的内容资源和文件的校验值,不但不删除该资源文件,还允许此文件通过百度网盘开发的秒传、离线下载、分享、上传、下载等途径,在未经原告授权的前提下将涉案影片进行信息网络传播。 而今日头条通过其经营的相关网站提供网络剧《我在大理寺当宠物》片段的在线点播服务。 搜狐视频希望业界各方一起对盗版侵权“零容忍”,坚持抗争,为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共同努力。

热播剧《我在大理寺当宠物》是由刘镇明执导,徐开骋、胡意旋、王熙然等主演的古装玄幻爱情剧,改编自人气小说《大理寺少卿的宠物生涯》。该剧于2018年9月25日在搜狐视频播出,目前正处于热播期,观众反响不错。

热播剧《我在大理寺当宠物》是由刘镇明执导,徐开骋、胡意旋、王熙然等主演的古装玄幻爱情剧,改编自人气小说《大理寺少卿的宠物生涯》。该剧于2018年9月25日在搜狐视频播出,目前正处于热播期,观众反响不错。

搜狐视频的这宗诉讼一共涉及两个对象,其中与今日头条的纠纷主要是因为其通过经营的相关网站提供网络剧《我在大理寺当宠物》片段的在线点播服务,比较普通。而业界和舆论关注的重点则在搜狐视频与网盘的争端,最终无论法院如何宣判,作为判例,都有可能会对未来的个人网盘运营模式产生长远影响。

前面已经提到张朝阳曾断言过“盗版在中国已死”,他的说法其实没错。从2009年牵头创建“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开始,张朝阳曾经打过一场反盗版战争,并且获得了胜利,为中国视频产业的快速发展赢得了后来的数年黄金时期,同时也为视频业的付费观看模式打下了基础,但这一场反盗版战争主要还是针对商业网站的公开盗版,而此次与网盘运营商的战争则又完全不同,他涉及个人存储空间这一法律上的模糊地带。

前面已经提到张朝阳曾断言过“盗版在中国已死”,他的说法其实没错。从2009年牵头创建“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开始,张朝阳曾经打过一场反盗版战争,并且获得了胜利,为中国视频产业的快速发展赢得了后来的数年黄金时期,同时也为视频业的付费观看模式打下了基础,但这一场反盗版战争主要还是针对商业网站的公开盗版,而此次与网盘运营商的战争则又完全不同,他涉及个人存储空间这一法律上的模糊地带。

商业网站的公开盗版被制止之后,大量的版权内容被转存到个人存储空间--也就是所说的“网盘”上,原本这也无可厚非,但随着社交分享的流行,网盘却逐渐成为一个内容侵权的重要阵地。网民把自己收藏的视频内容通过链接的形式进行分享,继而被广泛传播,甚至衍生出商业利益链条,使版权拥有者面临损失,由此引发大量诉讼,也均能取得胜诉。

但胜诉并等于胜利,因为背后有一个“通知删除”规则在起所用。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之规定,有人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权利人有权通知平台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平台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须承担连带责任。

这本来是为保护知识产权所设立的一则条款,但在具体执行中却多有争议,而且争议是来自两方面的。一方面,这一条款经常会造成误杀,比如电商平台缺乏判断能力或属于审核,因为投诉人的一纸通知直接将店铺商品下架,就可能让卖家失去抗辩和举证的机会,误伤商家的正常经营权。

另一方面则出现在今天的网盘盗版纠纷中。网盘上的侵权链接太多了,仅仅按照判决要求删除具体涉案链接根本无法杜绝层出不穷的侵权视频,往往使得权利人在经历了繁杂的诉讼后,依然需要周而复始的针对网盘上新出现的侵权链接继续进行投诉、诉讼。比如搜狐视频的《法医秦明》,从正式上线至2017年2月,仅此一个内容在一家网盘运营商平台上就发现了25477条链接,当时正是搜狐付费会员观看期,海量盗版链接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而事实上,这25477条链接可能对应的都是一个相同的源文件。

所以在近期的诉讼中,搜狐视频向网盘运营商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删除全部涉案作品并禁止分享”,要求网盘服务商直接从服务器删除源文件。

从以前是依照侵权链接的不同来逐个对网盘进行通知删除,到彻底删除源文件,这是一个重大变化。事实上,就在国庆长假前后,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就另一起类似诉讼(《匆匆那年》网盘侵权案)做出过一审判决,判令侵权方从网盘中彻底删除该剧,如果二审能够维持原判,再加上搜狐视频在《我在大理寺当宠物》被侵权案中的诉讼请求获得支持的话,无疑将对未来类似案例的判罚产生重大影响,甚至有可能影响到相关法律条款的修订。

如果算上这一次与网盘运营商的怒怼,从2009年到2018年,张朝阳已经是连续三次在视频领域发起反盗版战争。客观的说,张朝阳的抗争确实是推动了中国网络视频业的发展,网络视频版权价格一路上涨,惠及整个行业的创作者和从业者,推动了行业的良性循环。

如果算上这一次与网盘运营商的怒怼,从2009年到2018年,张朝阳已经是连续三次在视频领域发起反盗版战争。客观的说,张朝阳的抗争确实是推动了中国网络视频业的发展,网络视频版权价格一路上涨,惠及整个行业的创作者和从业者,推动了行业的良性循环。

为何张朝阳在2018年再次高调反盗版?除了张朝阳的性格使然之外,更因为搜狐视频在退出疯狂的天价头部版权争夺之后,目前正在走一条精品自制剧之路,搜狐在这方面有更多的基因和丰富的经验,避开价格高昂的头部版权竞争,把资金集中于自制内容,是张朝阳选择的一条差异化竞争战略。

而坚持走精品自制剧之路,就必须打掉盗版这只拦路虎。如果没有盗版因素,而搜狐视频又能够推出《纸牌屋》这样的精品之作,说不定一部独家制作,一个独有大IP,就能改变搜狐视频在整个视频行业内的排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信海光微天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