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影视剧声音出自它!拟音师告诉你:不要相信自己的耳朵 | 锌人 薛媛

首页 > 网络 > 互联网 > 本文
2018年09月14日 21:32 | 和讯网 小孟
达达马蹄声是敲打椰子壳的声音;血溅三尺的血腥画面仅仅是捏碎了一个番茄;主角吃下一记重拳,肋骨应声折断三根,其实这只是折断了一把芹菜。。。 “不要相信自己的耳朵,影视剧里80%的声音都是假的。”在杭......

达达马蹄声是敲打椰子壳的声音;血溅三尺的血腥画面仅仅是捏碎了一个番茄;主角吃下一记重拳,肋骨应声折断三根,其实这只是折断了一把芹菜。。。

达达马蹄声是敲打椰子壳的声音;血溅三尺的血腥画面仅仅是捏碎了一个番茄;主角吃下一记重拳,肋骨应声折断三根,其实这只是折断了一把芹菜。。。

“不要相信自己的耳朵,影视剧里80%的声音都是假的。”在杭州西湖边的大资福庙里,锌财经记者见到了星合尚世的创始人薛媛。

影视剧里,除了人物配音以外的所有情境音都来自于拟音师。小到风声雨声、大到轰鸣的炮火声,只要道具充足,拟音师几乎能创造出所有的声音。

薛媛配音的工作室

薛媛配音的工作室

薛媛也是拟音师中的一员,只不过,现在的她又多了一个创业者的角色——北京星合尚世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从北京到杭州,从地北到天南,薛媛带领着星合尚世,一起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作为一个差几个月就是90后的创业者,薛媛说,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创业者。采访临近尾声,薛媛一再嘱咐,不要在文章中出现星合尚世的“估值”一说。

薛媛

7年前,带着家里给的两万元,从两个人的录音棚,发展到现在几十人的团队,薛媛说她一直以来都慎重地选择资本,希望星合尚世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

她眼里的创业,最重要的是靠自己的力量做好现金流,先活下去。而这样“落后”的思想,在现在的创业圈已经罕见,更不用说是在烧钱如烧纸的影视圈。

1

只是一个技术工种

从2008年拜师到现在,薛媛进入拟音行业已经十个年头。

“十年前的自己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吗?”锌财经问。

“区别在于,时间长短不同,对声音的理解是不同的,在声音的创造力上也不一样。时间越长,经验越丰富,越能更好地整理出声音的一套体系。”在薛媛看来,拟音师是一门熟能生巧的职业。

那么十年前的拟音行业和现在相比呢?答案是几乎没有区别。

据统计,目前我国有2000多家广播电视播出机构、5000家影视制作公司以及规模各异的近万家网络媒体公司,影视后期长期存在巨大的人才缺口。

剧中脚步声的由来

剧中脚步声的由来

然而拟音行业的体量在整个影视行业中占比很小,从业者群体最不为大众所知。现在的拟音行业依然沿袭着传统行业的师徒制,传帮带的人才培养模式,反过来也导致了人才的稀少。

人才奇缺,也是因为这个兼具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行业太过辛苦。

拟音,需要三年才可以入门。即便是大学毕业的薛媛,也要从拜师学艺开始,一天都不能少。

刚学艺的时候,她每天到师傅的工作室,把机房从内到外打扫一遍。然后等师傅来了倒杯茶,在旁边坐上12-15个小时,仅仅为了看师兄师姐都在做哪些事。

好莱坞环球影城拟音棚

好莱坞环球影城拟音棚

2009年,薛媛到香港拜师学艺。打坐三个月,倒水五个月,薛媛和七八个十兄弟在一个工作室里,重复着枯燥无聊的生活,一学就是三年。

重复简单的事,也是最困难的事。

学艺的时候如此,创业过程亦是如此。

比如为《那年花开月正圆》孙俪脚步配音,一个简单的动作,薛媛需要表现出人物内心喜怒哀乐的所有信息。

《那年花开月正圆》剧照

《那年花开月正圆》剧照

给脚步配音,学徒就可以做到。但当拟音师要通过脚步声去表现人物的内在情绪时,经验的作用就显得至关重要。

在薛媛从业的十多年中,拟音行业几乎从没有发生过变化。

工作辛苦、入门门槛高、收入低导致几乎没人愿意踏足这个行业,国内的拟音从业者基本上以工作室的形式生存,以师徒制来传承这个行业。到现在为止几乎没有院校开设拟音课程。

2014年,薛媛最初的工作室还只有两个人,就已经可以完成拟音音频的全流程。

2

不怕low,活下去最重要

薛媛接的第一部剧是翻拍自琼瑶的经典电视剧《新还珠格格》。当时,没有人会把这么大的项目交给一个新公司去做。作为一个新人,薛媛当时厚着脸皮去自荐:“我们不要钱免费试做,觉得好了你再用,不好就算了。”

《新还珠格格》剧照

《新还珠格格》剧照

按照薛媛的话就是,只要有活儿就接,接的活儿多公司才能赚钱,对新公司而言,靠数量活下去才是根本。

有人问:“薛媛你能做拟音吗?”

“能。”

“你能把声音都做了吗?”

“能。”

“那把剪辑也包了吧?”

“也行。”

只要有活儿,薛媛就会接下来。自己每天做5集,一个月大概做

只要有活儿,薛媛就会接下来。自己每天做5集,一个月大概做

120—150集戏,其它员工看薛媛这么拼命,自然也更加努力,整个公司几乎365天待命,没有休息。

2015—2016年的数据显示,中国电视剧生产的集数大概是15000集,其中1500集的拟音都是由星合尚世完成的。五年时间,星合尚世从一个两人的工作室发展成一家30人的公司。

星合尚世涵盖了剪辑、特效、调色、声音,一直到整个后期制作的全产业链。2015年下半年开始,拓展到前期内容开发、IP采买和拍摄制作。

一方面以内容制作为主在专注创作,另一方面以合伙人的形式让每个部门的负责人加入进来,星合尚世因此得以稳健快速成长。

据《杭州日报》报道,星合尚世的估值已经过亿,但对于薛媛来说,“估值过亿”四个字,是自己最害怕的字。

据《杭州日报》报道,星合尚世的估值已经过亿,但对于薛媛来说,“估值过亿”四个字,是自己最害怕的字。

对于星合尚世这样刚刚起步的公司,一直以来都是一步一步累积,才做到覆盖影视全产业链,公司整体来说还是相对保守。

薛媛说自己参加各种综艺节目,像TED X、奇葩大会,其实和公司踏实做事的风格相悖,已经造成了不良影响。她还是想先做好本职工作,“让我的合伙人和员工每个月都能多挣点钱” 。

薛媛参加奇葩大会

薛媛参加奇葩大会

从拟音开始到后期制作,再到影视行业,每一步的过程其实都存在一个天花板。为了寻找到能够和声音产生化学反应的东西,为公司的未来增加一些新的血液,薛媛来到了杭州进行二次创业。

星合尚世稳健地发展着,处在中规中矩的良性循环中。薛媛告诉锌财经,杭州的公司成立才半年多,几乎已经达到收支平衡。

这一次,她把重心回归到了声音的初心。

3

再次聚焦声音

一个海浪的声音能够让人联想到山川、河流、大海;一声鸟鸣,可以让人脑海中浮现出小鸟、森林或者动物园。

在人的五种感官内,最依赖的是视觉,最富有想象力的却是听觉。以声音为核心的转化,通过和科技结合达到一种质变的效果,通过互联网裂变出无限可能,这是星合尚世想要达成的愿望。

薛媛说,星合尚世以后不仅仅是一家影视公司,更是一家声音科技公司。

“为什么又把重心放回了声音?”锌财经对重回声音的星合尚世表示了疑问。

“为什么又把重心放回了声音?”锌财经对重回声音的星合尚世表示了疑问。

“声音内容的潜力还有很大,而星合尚世就是做声音起家的。”薛媛认为声音内容在未来会是一门长久的生意。

“我们公司最核心的竞争力是声音。包括收录的和制作的,我们多年来积累下了丰富的声音库资料。通过自己的声音库跟新的科技融合,我们希望达到去视频化,通过声音传递去还原画面。”

而这本身就是星合尚世的优势。

而这本身就是星合尚世的优势。

AI时代,小朋友可以通过跟智能音箱互动,用声音去认知世界;疲劳了一天的白领可以通过高品质的音乐舒缓疲劳……对声音场景的应用,更多的商业价值正在被开发。

“未来希望能打造像HBO这样的全产业链公司。”对于薛媛而言,星合尚世就像是一架飞机,整个后期制作是飞机的机身,影视版块的全产业链是左翼,声音科技就是右翼。

“从业的十年间,拟音行业的人数其实并没有增加。”虽然大环境并不乐观,薛媛对于公司的现状还是充满信心。

在几年的摸爬滚打中,星合尚世在影视行业内存活得还不错,但如何发展自己的核心,利用声音增强竞争力,对薛媛来说才是接下来要考虑的最重要的事。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锌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