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BAT加持的映客上市了 但还有这些问题待解

首页 > 网络 > 互联网 > 本文
2018年07月12日 10:49 | 和讯网 小孟
TechWeb 7月12日报道 文/周小白从西大望路到维多利亚港,映客走了三年。当年,映客一句“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引爆了全民直播的热潮,今日,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带着团队在港交所敲钟,正式成......

TechWeb 7月12日报道 文/周小白

从西大望路到维多利亚港,映客走了三年。

当年,映客一句“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引爆了全民直播的热潮,今日,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带着团队在港交所敲钟,正式成为港股的娱乐直播第一股。

奉佑生感慨映客是幸运的,全民直播得到年轻人追捧。在三年的发展过程中,映客经历过“千播大战”、风口渐退、短视频冲击,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却在激烈的竞争中笑到了最后。

映客能够走到今天并不容易。但上市并不意味着挑战的结束,盈利模式单一、用户增长放缓等依然是映客需要面对的问题。

折戟A股后赴港上市

事实上,映客的上市之路走得并不顺畅。

2017年9月,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发布公告称,拟以近28.95亿元人民币收购映客运营主体蜜莱坞48.2478%股权,交易完成后,宣亚国际将成为蜜莱坞第一大股东暨控股股东。

此次交易采用全现金方式支付,但宣亚国际账面现金只有3.3亿元,其主要收购资金来自四个大股东的借款,而映客核心股东又增资了宣亚国际的四个大股东,所以,这起交易被质疑是映客变相借壳上市,并遭到深交所问询。

2017年12月,宣亚国际宣布终止收购映客。借壳上市失败后,映客开始寻求独立上市。3月26日,映客向港交所提交首版IPO招股书,7月12日,正式挂牌港交所。

与今年相继完成IPO的B站、爱奇艺、虎牙、小米等相比,映客是最年轻的公司,IPO只花了3年时间。2015年,映客伴随着移动直播的潮流成立,曾是资本的宠儿。

映客在A轮融资时就遇到了号称“独角兽捕手”的朱啸虎,在A+轮融资时接触了宣亚国际和昆仑万维(300418,股吧)。2016年9月,映客获得腾讯战略投资,当时的市场估值高达70亿元,风光无二。但这次融资也成为映客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

进入2017年,直播风口渐渐褪去,短视频崛起,映客的月活用户、月付费用户以及活跃主播等数据都出现下跌,全民直播变成秀场直播,腾讯也放弃追加投资,转而投向虎牙和斗鱼。摆在映客面前的只剩下IPO一条路。

虽然映客上市之路并不顺畅,但现在已然成为香港资本市场的娱乐直播第一股。正如奉佑生所说,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却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

直播营收占比超99%

对于烧钱显著的直播行业来说,映客在成立的第一年就实现了盈利。连朱啸虎都对媒体感慨说,“我们投了这么多能烧钱的互联网公司,这么赚钱的还是第一次。”

招股书显示,映客2015年、2016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2870万元、43.34亿元、39.41亿元,运营利润分别190万元、4.93亿元、8.71亿元,年内亏损分别为4941万元、14.67亿元、2.39亿元,经调整纯利分别为146万、5.68亿、7.91亿元。

而映客的绝大部分收益来自直播业务,2017年映客直播收益为39.19亿元,2016年为43.26亿元,2015年、2016年以及2017年三年,直播业务所得收益占收益总额的94.6%、99.8%及99.4%,均超过九成。

映客是一家赚钱的公司,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其营收结构过于倚重直播业务,从资本市场的角度看,其商业模式过于简单,而且是有天花板的。映客想要站稳脚跟必须寻求更多元的商业变现模式。

在上市路演中,奉佑生着重提到了广告业务的拓展,并将其视为一个盈利增长点。奉佑生称,广告业务之前的发展策略较为保守,因为不想追求营收效果而影响用户体验,之后会通过广告能力进一步拓展广告业务。

今年以来,映客已经成立广告销售团队,在年度选秀活动《樱花女生》中引入碧生源品牌作为赞助商,6.0改版之后,“动态”、“关注”等标签的前置也拓展了多维场景,试图带动广告承载量和效果的提升。

映客的基石投资者是分众和B站,在奉佑生看来,选择分众看中的也是广告未来的互补效应,分众在线下三百多个城市都有点,映客直播也是由无数小屏幕组成,可以探讨线下小屏幕和大屏幕的互动。

用户增长放缓成痛点

2017年直播行业大洗牌的间隙,短视频迅速崛起,分走了不少用户。招股书显示,映客平均月活用户数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顶峰,为3000.6万人,之后迅速下跌,一直在2000万到2530万之间徘徊。

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平均月活用户的环比和同比数据都有所上升,但月付费用户数同比大幅下滑,从2017年第一季度的182.4万人,减少到72.9万人,降幅达到60%。

对此,映客首席战略官姜谷鹏回应称,“映客在2015年底到2016年全年处在整个市场红利期,当时很多用户涌入,在2017年上半年是行业的整合期,红利渐渐消退,竞争市场加剧,竞争对手分流了一部分的用户,这是行业竞争中的一个正常的曲线。”

姜谷鹏称,中国移动直播的市场是日益蓬勃的,2017年中国移动直播用户的渗透率只有20%,2018年已经增长到30%以上,未来3到5年中,移动直播的市场规模和用户还会保持每年30%以上的增长速度。映客接下来会下沉到二三线,市场空间很大。

但值得一提的是,短视频现在的用户规模已经逼近直播,QuestMobile发布的《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显示,去年短视频独立行业用户已经突破4.1亿人。截至去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为4.22亿,虽然直播用户还在增长,但在增长速度上,短视频的势头要迅猛许多。

一个更直观的印象是,2016年还是言必称直播,现在身边年轻人聊得更多的是抖音和快手。如今,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的日活都已经超过1.5亿,这对于很多直播平台来说,是很难企及的。

奉佑生说,映客上市之后将朝着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3个方向发展,继续娱乐化定位,并探索更多“直播+”的可能。

直播行业大浪淘沙之后,无论资本还是用户都趋于理性,映客要让人们看到直播之外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