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大战盖茨比曲线:科技能打破贫困代际传递

首页 > 网络 > 业界 > 本文
2018年06月13日 21:13 | 和讯网 小孟
高考是6月持续的话题,它包含了阶层上升、人生奋斗等含义,牵动整个社会的心。 高考是人才选拔的考试,在过去,它是农村孩子出人头地、减小城乡贫富差距的利器;在现在,它原始功能逐渐退却,甚至成为贫富差距......

高考是6月持续的话题,它包含了阶层上升、人生奋斗等含义,牵动整个社会的心。

高考是人才选拔的考试,在过去,它是农村孩子出人头地、减小城乡贫富差距的利器;在现在,它原始功能逐渐退却,甚至成为贫富差距拉大的起点。

2013年,北京大学首次公布了该校的农村生源比例:招收本科生3154名,农村生比例达14.2%,引起舆论轩然大波。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社科2010级王斯敏等几位本科生在清华2010级学生中做的抽样调查显示,农村生源占总人数的17%。当年高考考场里,全国农村考生的比例是62%。

无论中外,阶层固化、贫富差距拉大都是各阶层最敏感的神经。

破除代际贫困,跳出历史周期律,是中国的一大课题。

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未来五年的三大攻坚战分别是,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

精准脱贫,是缩小城乡之间、东西部之间差距的关键一招。

1、贫困从何而来

要想脱贫,就要探究贫困的来源。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两位教授Emmanuel Saez 和Gabriel Zucman研究发现,美国最顶级16万家庭占美国总人口的0.1%,2012年总财富却占美国的22%,1963年,这一数据是12%。

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带来的却是财富的集中、贫富差距的拉大。

美国杰出小说家菲茨杰拉德的名作《了不起的盖茨比》反映了美国1920年代小镇青年屌丝逆袭终将失败的悲惨命运。

奥巴马时代的白宫经济学家阿兰·克鲁格用盖茨比曲线来形容当代美国的困境:收入不平等程度和代际流动弹性是正相关,即一个国家的社会不公平程度越高,其“代际收入弹性”越高,代际流动性越低。

奥巴马时代的白宫经济学家阿兰·克鲁格用盖茨比曲线来形容当代美国的困境:收入不平等程度和代际流动弹性是正相关,即一个国家的社会不公平程度越高,其“代际收入弹性”越高,代际流动性越低。

这条向上倾斜的直线说明了这样一种社会经济现象:高度不平等的国家具有较低的代际流动性——社会越不平等,个人的经济地位就越由其父母的地位决定, 子女处于父辈的经济阶层的可能性就越高。

翻译一下就是,越不平等的国家,就越靠拼爹。

翻译一下就是,越不平等的国家,就越靠拼爹。

2、破除盖茨比曲线

贫富差距和阶层固化,是阻碍文明社会发展的一颗毒瘤,如果社会的上升通道被阻塞,看不到希望的中下层草根,就很可能由不满和愤怒演变成暴力革命,社会逐渐丧失生命力和竞争力,从此慢慢成为失败社会。

非洲、拉美许多国家,正是失败社会的典型。

想要让社会阶层充满流动性,就必须加大农村的扶贫,破除盖茨比曲线。

2017年,北京市文科状元熊轩昂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大学,自己是中产阶层家庭的孩子,又生在北京这种大城市,这些教育资源上得天独厚的条件,农村的学生并没有享受到。

这句话,对京东CEO刘强东来说,体会应该尤为深刻。

这句话,对京东CEO刘强东来说,体会应该尤为深刻。

二十多年前,他从江苏宿迁贫困农村考到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如今,这样从农村逆袭的草根越来越少。

比起国内的许多企业,京东的气质独树一帜,它跟这个国家的命运、底层的哀乐,是相通的:京东拥有十几万快递蓝领,京东的业务深入到几百万乡村,京东的CEO是从最普通的乡村民众中走出来的。

小学四年级才见过电灯的刘强东不是不切实际的人,他知道如何真正保证社会活力,就是提高底层民众的收入水平。

2016年1月,京东与国务院扶贫办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全国范围内点面结合展开以产业扶贫为主的“立体扶贫”战略。

刘强东是身体力行投身这场伟大的社会改造运动中的。

2017年11月,刘强东出任河北阜平县贫困村平石头村名誉村主任。刘强东提出要产业扶贫、用工扶贫,帮助平石头村的村民们脱贫致富。

出身寒门,刘强东深知教育、先进思想、榜样人物的力量,对平石头村、对全国农村孩子,他都是一个最好的标杆。

3、从金融霸权到科技平权

3、从金融霸权到科技平权

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在《转型与冲击》中认为,过去几十年,金融和科技,已经同资本一样是重要的生产工具。

金融从业者和科技从业者,虽然不占有资本,但凭借这些专业技能和知识,形成了垄断,也拥有高收益,等同于新时代的资本家。

沃尔夫的这个判断,解释了当下许多问题。

许多金融和科技人员,为什么在分配中占尽优势,中关村和硅谷的码农,把上地和湾区的房价一再推高。

为什么国家投入了巨资在农村,眼下水下去,不见鱼出来?

仅仅依靠资金和人力投入,已经赶不上这个时代的发展。

新时代的扶贫,必须有金融和科技公司的参与,才能消除技术鸿沟。

就当下来说,电商扶贫,是最有实操性的。

两年多时间,京东打造的“跑步鸡”“游水鸭”“飞翔鸽”等扶贫项目呈现出一些新特点,它比“帮贫困农户开网店”的传统电商扶贫模式更进一步。

在京东的扶贫体系中,类似的扶贫案例被归纳成一条“新通路”:打造扶贫品牌。

实际上,农村人群是无法直接接受科技的赋能,毕竟农村跟信息时代隔离太远。

中间层的存在就有了必要。

如果有一个电商销售经验,又有扶贫意愿的本地企业,将是绝佳选择。

2017年初,京东与凉山州下辖八市县签署农村电商及精准扶贫合作协议,将油橄榄产业作为当地产业扶贫的突破口。

京东这次就选择了一家名为中泽的公司作为中介,该公司在当地深耕油橄榄产业18年,在电商和产业上都有经验。

京东找到了一批类似中泽的公司,比如北纯、富钾等,給它们赋能,开放销售平台,提供扶贫资源。

京东把资金、平台、运输和金融资源赋予中介公司,中介公司能够高效无缝把这些资源带给贫困农户。

4、中国不会出现“镀金时代”

4、中国不会出现“镀金时代”

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曾经写过一本著名小说《镀金时代》,美国人常常把1880-1910这三十年称为镀金时代。

《镀金时代》揭露了美国在资本主义上升时期西部投机者、东部金融家和政府贪官污吏掠夺国家和人民财富的黑幕。

镀金时代的思想体系就是经济的绝对自由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镀金时代的思想体系就是经济的绝对自由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经济自由放任、反对国家干预,坐视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席卷整个行业,通过巧取豪夺占据九成市场份额;社会方面推崇优胜劣汰,救济穷人限制富人是对上帝意志的干扰。

当代美国的思想家担忧,随着美国盖茨比曲线上扬,美国正在回归二次“镀金时代”。

正是看到了经济放任和坐视贫富差距拉大的危害,中国提出了三大攻坚战。

中国的国情、历史和体制,都不允许中国进入镀金时代。

通过教育平权、精准扶贫和合作医疗,本届政府在积极行动。

掌握金融和科技权力的精英,不应该袖手旁观,一个积极向上的社会,必然是精英体察草根疾苦,国家兜底底层人群;一个沉沦的社会,肯定人人自保,富人和穷人互相敌视。

刘强东曾经说,“30年前我们就说好了,要先富帮后富,”

“中国还有几千万贫困人口,这是富人的耻辱。我们每个人都要行动起来。”

“中国亿万富翁、千万富翁超过一百万,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资源帮助乡村,这样中国的扶贫攻坚战在2020年一定可以实现,不仅是脱贫,还可以让全体乡村农民变得更加富有。”

2015年,麻省理工的詹姆斯·罗宾逊和哈佛大学的德隆·阿西莫格鲁写了一本《国家为什么会失败》。

书中历数国家兴衰,其中提到了威尼斯。

在中世纪,威尼斯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1330年时,威尼斯拥有11万人口,其规模和巴黎差不多,比伦敦大三倍。

从1310年开始,威尼斯的政治上升通道被渐渐关闭。在多个法令被通过后,能够有资格进入威尼斯议会的候选人被越来越限制在小范围的世袭家族之中。

在政治通道被关闭后,威尼斯贵族们又关闭了国家经济上升通道,全面掌控经济命脉国际贸易。

从1350年左右开始,威尼斯不断走下坡路。到了1500年,其人口缩减到10万左右。两百年前的辉煌转瞬即逝,从此成为历史。

这种情况一定不会在中国出现。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超先声。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